• <bdo id="igegi"><optgroup id="igegi"></optgroup></bdo>
  •  
    澳煤受阻,蒙煤是否能挑起進口焦煤的大梁?(下:中蒙貿易篇)
    來源: | 作者:mtjgly | 發布時間: 2022-04-01 | 411 次瀏覽 | 分享到:

    蒙古國煤炭資源豐富,探明總儲量1623.405億噸,境內一共15個含煤盆地和含煤區域,且分布相對均勻。其中位于南戈壁地區的塔本陶勒蓋煤礦(TT礦)是世界最大的焦煤礦。此外,蒙古煤炭出口到中國的量占其煤炭總出口量的95%以上,出口的煤炭以焦煤為主。

    根據最近的海關進口數據,2022年1-2月的焦煤進口量若剔除166萬噸左右的滯港澳煤,其實已經觸及近四年低位。細看蒙煤,在有澳煤的參與下僅僅排位第四。1-2月份蒙煤同比累積減少278萬噸,主要還是因疫情管控影響。三月份之后,焦煤國內外價差繼續拉大,部分煤種價差超過1000元/噸,預期對美、加、印尼等國的海運煤進口將不及1月以及2月的進口量,俄煤也因信用證問題被迫減少對華進口,短期預計進口煤增量并不樂觀。

    近期,蒙煤通關量的確在甘其毛都口岸持續小幅增長,目前維持在200車附近。但總地來說,因為蒙煤通關車數增量仍舊非常有限,預計近幾個月全球對華焦煤進口量或將維持在300-400萬噸/月的水平,這是嚴重不足的。

    經過對蒙古煤炭分布、煤質、煤產量及運輸的分析,我們認為從數量和質量的角度考慮,蒙煤均不及澳煤。此外,由于蒙古自身運輸條件有限,對華進口焦煤目前主要還是陸路運輸為主,運量也因疫情影響受限頗多。

    2021年288口岸通關車數平均230車,2022年至今的288口岸進口平均車數僅剛突破100車,因口岸司機閉環管理人數有限,500-600車通關量或是今年峰值水平。與此同時,備受矚目的鐵路運輸增量不宜過高期待。據了解,新增的蒙方往中方的焦煤鐵路運輸主要有兩條,一條是宗巴音-杭吉(滿都拉)方向的鐵路,經Mysteel了解,該線路主要運輸鐵礦與銅礦為主,留給煤炭的運力增量基本可以忽略。另一條是預計將于7月中旬開通的塔本陶勒蓋煤礦至288口岸的鐵路,不過網傳的3000萬噸運力主運煤炭仍有較大爭議與不確定性。此外,受限于中蒙軌距的不同,鐵路建設完成后是否能順利通車仍然未知,據部分口岸貿易商了解,今年是否通車都將是未知數。因此,過度期待鐵路方面的增量并不現實,2022年蒙煤進口維持2021年的進口或是偏樂觀預期。

    此外,其他海運煤進口亦難期待達到去年同期。美國、加拿大煤受國際煤價影響,短期不利于進入中國市場。俄羅斯煤受限于運力瓶頸、貿易不確定性及信用證等支付問題,進口資源有限??傮w上看, 2022年進口煤市場總體仍然趨緊。

    本篇文章分為3個部分:蒙煤資源篇、蒙煤運輸篇、中蒙貿易篇,此為第三篇。

    蒙古政府發揮煤炭資源優勢,對能源出口貿易非常重視,中國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大量進口蒙古煤炭,成為蒙古重要的煤炭貿易國。目前,中國內蒙古自治區甘其毛都口岸、策克口岸、滿都拉口岸是蒙古煤炭出口到中國的主要通道。

    1.蒙古煤炭出口的量與質

    蒙古國煤炭產量最高達5083萬噸(2019年),2020年受疫情影響,蒙古煤炭產量降低至3998萬噸,其中出口煤炭總量2868萬噸,占其煤炭總產量72%,同比降低1000萬噸。2021年煤炭產量繼續下滑至3012萬噸左右,出口累計1614萬噸。其實出口中國煤炭總量占蒙古出口總量的95%以上。此前,蒙古國政府曾一直努力想擺脫煤炭出口過度依賴中國的局面,盡力開辟日本、韓國和中國臺灣市場,但因受限于通關口岸能力等條件,目前蒙古國的煤炭還無法過境中國出口到日本等國家。蒙古國正制定措施積極推動加強通關能力,包括修建一條由塔本陶勒蓋煤礦通往中國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的鐵路,進而改變蒙古國煤炭完全依賴汽車的運輸方式,以降低煤炭企業的剛性成本。

    早在2017年蒙古已成為中國第二大煤炭貿易進口國之一,僅次于澳大利亞。蒙古國大量向中國出口煤炭貿易,除了中國有巨大的煤炭消費需求之外,還在于中國煤炭價格的持續上漲,蒙古國礦商在煤炭貿易商獲利頗豐。而蒙古對中國出口的煤炭中,焦煤是主要出口煤種,占其對華煤炭出口總量的75%以上,尤其是2018年,蒙古對華出口焦煤量占對華出口煤炭總量的94%。2021年,該占比約為87%。

    中國自2020年10月暫停澳煤進口后,蒙煤成了中國進口煤主要來源之一。從品質上來看,與其他進口煤種相比,蒙古#5精煤是最接近當前大商所焦煤交割指標的品種,同時也最具有交割經濟性。質量上看,蒙煤、澳煤都是優質煤種,都滿足大商所交割要求。對比澳煤,蒙5#精煤硫分稍高,粘結指數稍低,對比澳煤整體質量稍次。數量上,蒙古煤炭產量峰值不不到6000萬噸/年,與澳洲煤炭量上亦相去甚遠。不過相比其他海運煤,蒙煤運輸勝在路途近。此外,能減少長距離海運過程中煤的質量損耗。由于蒙古自身運輸條件有限,鐵路主線僅有一條,主要還是陸路運輸為主,其出口煤炭主要還是仰仗中國,而煤炭出口又是蒙古的重要經濟來源,較少可能性會出現因“大國政治”問題導致的煤炭貿易受阻。

    2.疫情對蒙煤出口的影響

    查干哈達-甘其毛都口岸是蒙煤對華出口最多的口岸。從通關情況來看,最多通關曾高達1400車/天,而2021年以來,甘其毛都口岸通關最高僅600余車,甚至中途因蒙古疫情加重,口岸多次閉關,造成蒙煤出口量大幅降低。2021年,蒙焦煤出口1404萬噸,同比降低972萬噸。由于蒙古煤炭主要出口到中國,煤炭貿易占比較重,煤炭出口中國受創,給蒙古國經濟造成的損失是蒙方所不愿意見到的。

    但是中蒙兩國在疫情影響下,甘其毛都通關車數再次降至200車的水平。盡管近期蒙古疫情新增人數有好轉,但是中國境內的多點爆發同樣對口岸管理不敢掉以輕心,因此蒙古通關車數并未顯著抬升,目前288口岸仍維持在200車附近的通關水平,對國內煤價降溫暫未起到作用。

    經過Mysteel的調研,假設288口岸疫情閉環管理小組繼續在今年施行,司機一天一車當天往返兩國邊界進行短盤運輸的話,288口岸每天500-600車通關將成為今年的峰值,因此2019年的3300萬噸級的蒙煤進口量很難再現。

    3.中國對蒙古煤炭資源的投資現狀

    從中國向蒙古國投資規模上來講。1990年-2004年期間,中國對于蒙古國煤炭業的投資數額比較小,僅為1.86億美元。從2005年起,中國開始向蒙古國的煤炭業進行大量的直接投資,僅2005年,中國向蒙古國煤炭業直接投資達1.66億美元,2012年在中國對蒙古國煤炭行業的投資金額高達7.52億美元,在2012年后中國對蒙古國的直接投資金額顯著下降。主要原因是對蒙古國煤炭資源進行投資的國家數量增加,投資額數量也逐漸增大,加之前幾年中國對蒙古國直接投資的煤炭開采區域有了一定的勘探和開采效果,因此直接投資出現了波動。據相關數據顯示,從1990年-2019年中國對蒙古國煤炭業投資的金額累計達56.5億美元,占中國對蒙古國總投資金額的53.7%,由此可見,中國對蒙古國煤炭業的投資占中國對蒙古國投資的較大比例。

    中蒙煤炭貿易金額比較大,貿易額占蒙古國對外貿易的比重是最大的,因此兩國煤炭貿易在蒙古國的經濟發展中的影響是比較大的,對蒙古國的經濟發展、財政收入以及就業方面都有著較大的促進作用。

    從宏觀層面影響來看,煤炭貿易是蒙古國的第一產業,影響著蒙古國的經濟發展,因此中蒙煤炭貿易會直接影響蒙古國的經濟發展情況。

    1990年蒙古國的國民生產總值為26.8億美元,但逐年呈現降低趨勢,到2005年國內生產總值僅為25.2億美元,人均GDP僅為991美元。從2010年起中蒙煤炭貿易發展規模開始擴大,中蒙煤炭貿易額增加到30億美元,同時,蒙古國內生產總值開始迅速提升,2010年蒙古國國內生產總值高達71.89億美元,相比2005年增長了185.28%,人均GDP為2643美元。2010年起蒙古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在不斷增長,但與2010年相比增長速度放緩。截止2019年蒙古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了134億美元,人均GDP達到了4242美元。由此可見,中蒙煤炭貿易的發展對于蒙古國經濟發展起到了促進的作用,拉動了蒙古國內生產總值和人均GDP的增加。

    4.蒙煤能替代澳煤嗎?

    展望2022年,假設澳焦煤依舊進口不利,蒙古焦煤能否支撐起進口的任務?

    根據最新公布的焦煤進口數據,2022年1-2月份中國焦煤累積進口850萬噸,同比增長34%。其中,今年1月同比增長76%,環比下降26%;而2月份同環比分別下降7%和46%。2022年開年前兩月的焦煤總進口量初看尚接受,但倘若剔除166萬噸左右的滯港澳煤,1-2月進口總量其實已經觸及近四年低位。細看蒙煤,在有澳煤的參與下僅僅排位第四。此外,三月份之后,焦煤國內外價差繼續拉大,部分煤種價差超過1000元/噸,預期美、加、印尼等國的海運煤進口將不及1月以及2月的進口量,俄煤也將因為信用證問題被迫減少對華進口。

    蒙煤通關量的確近期在甘其毛都口岸持續小幅增長,近期維持在200車附近,此消彼長下排名屆時也有望超過俄羅斯與美國,但這對中國焦煤總進口量的增長沒有意義。因為蒙煤通關車數增量有限、海內外價差高以及俄煤貿易信用證結算等等問題,全球對華焦煤進口量或將在近幾個月維持在300-400萬噸/月的水平,這是嚴重不足的。

    因此從數量級上來看,蒙煤能否替代澳煤的答案大概率是否定的。

    經過對蒙煤的分析,我們很難期待蒙煤進口量能夠完全彌補澳煤3500萬噸的缺口,這也不現實。更多地,考慮2022年蒙煤對華出口總量能否超過2021年則更加現實。蒙煤若能恢復到2021年的產量(1404萬,2019年的3370萬噸為巔峰高點)甚至更多,疊加查干哈達堆場的500多萬噸左右庫存量,才能對焦煤供給有一定的積極補充作用。

    2021年288口岸通關車數平均230車,2022年至今的288口岸進口平均車數僅剛突破100車,結合前文所述,500-600車可能也就是今年的巔峰值了。與此同時,備受矚目的鐵路運輸增量不宜過高期待。據了解,新增的蒙方往中方的焦煤鐵路運輸主要有兩條,一條是宗巴音-杭吉(滿都拉)方向的鐵路,經Mysteel了解,該線路主要運輸鐵礦與銅礦為主,留給煤炭的運力增量基本可以忽略。另一條是預計將于7月中旬開通的塔本陶勒蓋煤礦至288口岸的鐵路,不過網傳的3000萬噸運力主運煤炭仍有較大爭議與不確定性。此外,受限于中蒙軌距的不同,鐵路建設完成后是否能順利通車仍然未知,據部分口岸貿易商了解,今年是否通車都將是未知數。因此,過度期待鐵路方面的增量并不現實,2022年蒙煤進口維持2021年的進口或是偏樂觀預期。

    此外,其他海運煤進口亦難期待達到去年同期。美國、加拿大煤受國際煤價影響,短期不利于進入中國市場。俄羅斯煤受限于運力瓶頸、貿易不確定性及信用證等支付問題,進口資源有限??傮w上看,2022年進口煤市場總體仍然趨緊。


    深夜福利免费观看,男女互摸很爽下面好湿,yy111111少妇影院免费观看光屁股
  • <bdo id="igegi"><optgroup id="igegi"></optgroup></bdo>